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所在位置:網站首頁 > 遠教動態 > 正文

關注學習中心建設與運行的探索和研究

時間:2014-02-11 20:34 瀏覽次數:4942

嚴冰

       以“終端制勝——國家開放大學學習中心建設與運行”為主題,舉辦一次“中國遠程教育學術論壇”,初衷在我去年3月為《中國遠程教育》撰寫的卷首《聚焦終端》中有所說明。實現向真正意義上的開放大學的戰略轉型,是近年來廣播電視大學發展的“主旋律”。廣播電視大學可能有必要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視所謂“終端”建設——這里所說的是廣播電視大學或開放大學作為辦學實體和教學系統的“終端”,比如教學中心(點)或者學習中心(點),和通常所說的基層電大可能容易混淆,但其實不是一回事。“終端”建設既是開放大學基本建設的重要內容,也是人才培養模式創新和教學運行機制探索的重要課題。顯然,廣播電視大學要想實現戰略轉型,“終端”建設必須有所突破和創新,對其難度亦不可低估。有必要通過試點及相關課題、項目,認真研究“終端”的構成要素、功能作用、管理體制和運行機制等,提供“看得見、摸得著、說得清、可復制、可推廣”的范例。同時,要研究如何提升整個系統對于“終端”的綜合支撐能力,包括政策層面到教學、管理、技術、服務直至文化等層面的支撐能力。

  廣播電視大學戰略轉型可能是個系統再造或者體系重構的過程,有必要特別強調開放大學建設中體系建設的重要性。通常所說的廣播電視大學,本來就不是特指某所或者互不相關的若干所學校,而是在中國特有國情條件下形成和發展起來的遠程開放教育辦學教學系統。廣播電視大學的基本架構,包括統籌規劃、分級辦學、分級管理體制的形成,都有非常深刻的社會歷史原因。普遍認為,系統辦學是廣播電視大學的一個突出優勢和重要特色,廣播電視大學的功能作用始終是通過系統運作體現和發揮出來的,在國際上也以此而“獨樹一幟”。隨著中國社會發展及教育改革進程,包括信息技術發展及其應用的趨勢,這個系統也暴露出越來越多的不適應。系統自身經過30多年的發展,也蘊蓄了越來越強烈的內在變革需求。隨著外部內部發展環境已經和正在發生的諸多變化,廣播電視大學的系統辦學優勢在不少方面趨于弱化或者說受到抑制,有些方面的優勢甚至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轉化為劣勢。開放大學建設有個誰都無法回避的問題,就是還要不要這樣的辦學教學系統?各方面是有不同看法的,但在實踐中也逐步形成了這樣的基本共識,就是建設開放大學,現在的廣播電視大學系統不是要不要的問題,而是在新的形勢下怎樣改革和發展的問題。

  《國家開放大學建設方案》就辦學體系建設進行了“頂層設計”,國家開放大學辦學體系——學習中心建設試點項目去年年底啟動。我在試點項目啟動研討會上說,我個人認為有可能形成兩個開放大學體系。按照國家開放大學的功能定位,國家開放大學顯然必須建成一個覆蓋全國的辦學體系。同時可能會出現一個中國的開放大學體系,這個體系由國家開放大學和獨立辦學的地方開放大學組成,已經有5所地方開放大學掛牌成立,我稱之為“1+5+N”——“N”指的是可能陸續成立的其他地方開放大學。我還認為,前者的基本特點是“一體多元”,后者的基本特點是“多元一體”,而無論“一體多元”還是“多元一體”,關鍵恐怕都是體制機制創新,不可能是現在的廣播電視大學系統“翻牌”,許多難題有待逐步破解。2006年,我曾提出所謂“新系統觀”,說廣播電視大學系統有狹義和廣義之分,著眼于廣播電視大學今后的發展目標及功能定位、特色定位,有必要更多地從辦學實體和教學系統的角度考慮系統建設問題,至少作為教學系統要逐漸淡化行政或者準行政系統的色彩;同時應該更加充分而有效地整合和利用全社會教育資源,使這些教育資源真正能夠成為廣播電視大學系統的有機組成部分。在開放大學建設特別是辦學體系建設中,這些問題可能都有待于探索和研究,而且肯定還會出現許多新的問題。

快乐时时彩   國家開放大學辦學體系——學習中心建設試點項目,基本思路是根據國家開放大學辦學體系建設的“頂層設計”,由“終端”——學習中心建設切入,“倒逼”國家開放大學辦學體系的體制機制創新,重點是通過試點發現和研究問題,在實踐中探索相關問題的解決辦法或者路徑。我理解,這個試點項目關注的應該是“雙重目標”,一是作為“終端”的學習中心建設與運行問題,二是國家開放大學辦學體系對于“終端”的綜合支撐能力問題。關于學習中心的建設與運行,我認為當前要聚焦其功能作用、構成要素、建設模式、運行機制、呈現形態、評價體系等問題進行探索和研究,注意不要將學習中心和通常所說的基層電大混淆起來。辦學體系對學習中心的綜合支撐能力,我歸納為“十大支撐”,即教學的支撐,管理的支撐,服務的支撐,技術的支撐,資源的支撐,隊伍的支撐,研究的支撐,品牌的支撐,政策的支撐,文化的支撐——包括開放大學獨特的組織文化、學習文化、服務文化、技術文化、課程文化等。我說的是整個辦學體系對于“終端”的支撐,當然,國家開放大學總部及分部,應該按照新的職責分工承擔主要責任。這還涉及所謂“扁平化”問題,看來,國家開放大學至少在教學方面實現“扁平化”是個必然趨勢,但不能簡單理解為國家開放大學總部直接對“終端”和學習者“扁平化”,甚至也不能籠統地說是分部直接對“終端”和學習者“扁平化”“扁平化”應該是。通過整個辦學體系的協調運行實現的,要從教學運行機制層面考慮和解決問題,就具體操作而言,可能是國家開放大學總部和分部以及分部予以相應授權的地方學院合作,并主要通過分部及地方學院實現的。

快乐时时彩   隨著開放大學建設試點工作的全面展開,各方面越來越重視學習中心的建設與運行,這本身可能就是個重要進展。參加國家開放大學辦學體系——學習中心建設試點的8所省級電大進行了許多創新探索,對于國家開放大學辦學體系建設,乃至對于作為國家教育體制改革試點項目的開放大學建設試點,都有可能產生全局性和持續性的影響。部分地縣級電大及行業、企業電大陸續參加試點,更是試點不斷推向深入的重要標志。試點項目同時又是研究課題,按照邊實踐、邊研究、邊產出的要求,已經取得了不少有價值的研究成果。這次論壇主要聚焦于學習中心的建設與運行問題,應該說體現了目前相關探索和研究所達到的水平。總體看,現在可能還只能說剛剛“開題”,真正“破題”尚待時日,對于相關課題的研究,可能既有超前的一面,又有滯后的一面。但對于學習中心建設與運行的探索和研究本來就是個漸進的過程,包括演講者所提出的問題,為在開放大學建設試點,特別是國家開放大學體系建設的進程中,繼續推進相關探索和研究奠定了基礎。《中國遠程教育》將繼續予以關注,及時呈現相關探索和研究成果,并期待就相關問題展開爭鳴——事實上,對于學習中心建設與運行所涉及的許多問題,甚至要不要學習中心,都是有不同看法的。

快乐时时彩   總結這次論壇的成果及各位演講者的意見,這里就當前對于開放大學學習中心建設與運行的探索和研究,提出五點建議:第一,要有創新思維。要在廣播電視大學戰略轉型的進程中,乃至整個中國社會轉型及教育改革的進程中考慮和研究問題,進一步解放思想,以更大的勇氣進行創新探索。要研究歷史經驗,要立足工作基礎,但在認識上要警惕思維定勢,在操作中要警惕路徑依賴,這里指的是思維定勢和路徑依賴可能產生的負面效應。對于國外開放大學以及國內包括遠程教育公共服務體系學習中心建設與運行的經驗,要認真研究和借鑒,但顯然不能照搬。第二,是個系統工程。學習中心建設與運行涉及開放大學建設的方方面面,受到開放大學建設進程許多因素的制約,同時又可以能動地作用于開放大學建設進程,促進相關改革探索。學習中心建設與運行也不只是學校內部的事,教育體制改革的許多較深層次問題和矛盾都有可能反映出來,同樣涉及學校、政府、社會的關系。第三,重在聚焦問題。學習中心建設與運行的探索和研究,同樣必須具有“自覺的問題意識”,不能太泛、太散、太空,不同性質和不同范疇的問題不要裹在一起,對所謂“有意義的問題”和“沒有意義的問題”,或者說“真問題”和“偽問題”的混淆,也要保持足夠警覺。再就是要特別注意“建立教育研究、政策制定和教育實踐之間有效聯系”“使得教育,研究所生產的知識和信息能最大程度地為決策者和教育實踐者所利用”。第四,進行多元探索。學習中心的建設與運行看來不能搞“一刀切”或者“齊步走”。沿海地區跟西部不一樣;省、自治區和中心城市不一樣;同樣是沿海地區的中心城市,廣州跟青島又不一樣;即使是青島,在所轄縣市和企業設立的學習中心也不一樣。如何處理多元化和規范化、標準化之間的關系,可能是個非常重要的問題。第五,必須循序漸進。有待解決的難題很多,需要進行長期和持續的探索和研究。比如學習中心的建設包括整個辦學體系建設,肯定是個利益博弈或者說利益格局重構的過程,多個不同利益主體會有不同的利益關切和利益訴求——尤其值得關注的是基層電大的關切和訴求,共識和合力的形成顯然都還有個過程,對因此可能產生的各種“糾結”要有足夠的思想準備。

 

快乐时时彩